高顿注会

CPA考生亲笔信曝光,全职主妇不受家人阻挠坚决考注会!

2019-12-13 13:22:35

高顿CPA中国注册会计师培训基地

累计培训50000多名注册会计师学员

  • 图文详情
  • 报考指南
  • 在成绩公布之前,先感谢自己....

    前段时间,我们收到了一位CPA考生的手写信,整整8页,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一份8页的手写信显得弥足珍贵。(信件的具体内容见文章末尾附件)成绩即将公布,我能理解大家的焦虑心情,在此之际,我们不如跟随着这位考生,回顾自己来时的一路,无论成绩的好与坏,先感谢一下自己。

    (赵雪回、徐婷、戴逸方皆为化名)

    收到信的那一刻,高顿教育会计学院CPA私播学管部的徐婷有点惊讶。“送些小礼物的学员有过,但写信的却极少。”但看了寄件人的名字后,徐婷却心想,“果然是她”。来信者叫赵雪回,是会计学院老师们都很熟悉的一个学生。

    “30多岁,学起来很吃力,但有股特别不服输的劲儿。”在老师们的眼里里,赵雪回是个“很难搞定”的学生,有点健忘、喜欢问问题,经常让老师们不得不拖堂讲解,许多老师都劝她放弃考注会,“你学得这么慢,怎么考得过呢?”。

    原本赵雪回也想过放弃,但随着课程一天天的推进,赵雪回感到自己已经无法停下来了。“即使考不过,我也要继续学。”赵雪回说,她不甘心。

    赵雪回是2018年回到故乡北京的,北京城依然风光无限,人却不再是七年之前那个事业顺遂的白领。故乡虽好,赵雪回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融入这座城市,即使这座城市大到已经融入了2100多万人。


    “一切都离我很远,就好像处在这座城市的最边缘。”赵雪回说,为什么融入不了?赵雪回想过很多,生活方式、社交圈、外部环境……最终,赵雪回认为问题在于“没有工作”。的确,丈夫事业繁忙,孩子也到了不需要太多操心的年纪,每当家里只剩下赵雪回的时候,她总会感觉“自己已经脱离了这个社会”。

    到莫斯科的七年里,赵雪回一心扑在孩子的教育上,几乎忘却了昔日北京的生活。七年后,再一次站在北京的大街上,赵雪回发现北京城几乎也忘却了她的存在。

    “七年全职主妇的生活,在北京城的高楼大厦之间什么也不是。”赵雪回常说自己“很笨”,“如果我能聪明一点,在莫斯科考个什么证书或者学历,也许重新踏入职场就没那么难。”

    重新踏入职场当然是不容易的,更何况赵雪回向来不是一个甘于平庸的人,学医十年的赵雪回,是那个年代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之一,毕业后顺利地找到了一份极为不错的工作。她的先生是公派留学的高级知识分子,朋友们也大多是企业高管、学术精英。这样的经历和环境,让她不允许自己将就于某份庸常的工作。

    要求高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赵雪回也明白曾经“吃香”的自己,在如今的人才市场中属于最底层。“现在每年都有几百万大学生,985、211毕业生不计其数,像我这样一个离岗七年的全职主妇怎么竞争得过他们呢?”

    思前想后,赵雪回决定去考证。考什么证?怎么考?这是一个问题。


    漫无目的地找了许久后,赵雪回关注到了“注册会计师”。在她眼里,CPA含金量高,考起来也有挑战,于她而言是个不错的选择。近几年,CPA各科平均通过率接近30%,以赵雪回的教育水平,按理来说是不难通过的。

    但上了几节直播课后,赵雪回很快就犯了难。没有会计基础,上课老师说的她几乎完全听不懂。3个半小时的课程,她反复听了7遍近20多个小时,才能消化下来。“但一做题,还是什么都不会,我甚至无法理解出题的意义。”

    赵雪回想过CPA考试难度大,却没想到连备考也这么难。她的爱人建议她放弃,还举例说一些资深财务工作者有时一年也过不了一门,她零基础备考难度更大。有一次,她心里也萌生了放弃的念头,打电话给班主任诉苦,“我都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招我这样0基础的学生进来,完全没希望考过的!”

    班主任周元被问得无言,在2018年那届的1000多名学生里,赵雪回这样学起来如此吃力的情况,算是少数。一来年纪比较大些,二来脱离学习状态太久,无法很快适应课堂。怎么办呢?总得给学生一个交待。周元想了好几天,决定给赵雪回推荐一对一的个性化课程。

    “没想到个性化课程对她影响这么大,我们有时夸张地用‘升华’来形容她的改变。”

    之所以这么说,不是因为个性化课程让赵雪回从会计小白变成了资深学霸。“我们很清楚的感受到了她身心上的改变,有时我觉得我们更像是一个心理辅导员的角色,陪伴着赵雪回重新融入主流社会。”徐婷说。


    赵雪回很快就就适应了个性化课程,“感觉就像老师随时随地跟在你身边解答疑惑。”从2018年6月开始,赵雪回同个性化研究院的老师们逐渐熟悉起来,虽然素未谋面,但赵雪回依然能从手机话筒中,感受到不同教师们上课时的风格差异,朱老师严格、贾老师简洁、王老师温柔……

    “一开始,老师问问题我不会答就不敢做声,老师就教训我‘我都讲过八百遍了,我自己都会背了,怎么还打不上来?’。后来,我怕老师训我,不回答的题目我就想办法强答,老师听了说‘胡说八道什么呢!’”说到这里,30多岁赵雪回哈哈笑了起来,在老师们的印象中,她尤其是个爱笑的人。

    但乐观不能解决问题,上课的目标始终是为了考过CPA。戴逸方是和她沟通最多的教师之一。第一堂私播课上,戴逸方就发现了这个学生的问题:基础太差,记不住东西,学起来相当吃力。而用赵雪回自己的话来说,有时感觉已经不是烧脑的问题了,“感觉自己要死了。”

    戴逸方一开始还鼓励赵雪回坚持下去,但时间一长,戴逸方也对赵雪回通过CPA的可能性有所怀疑。“你学的这么差,还好意思说不想放弃吗?你学的方向错了。”看清了情况,戴逸方的话说得很直接,他不想赵雪回在这里蹉跎岁月。但角色反转,此时的赵雪回却成了最坚持的那个。

    “我学了1年多,这样放弃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会去做全职主妇,我不甘心成为边缘人。”赵雪回说。

    在学管徐婷看来,和赵雪回的沟通早已 经超出了教学的范畴。这一年里,赵雪回从各个老师身上收获的不只是知识,还有是陪伴和希望。而个性化教学研究院的教师们,同样从赵雪回这里收获了不少。

    “有人说给赵雪回上课就像回到了小学课堂,我总觉得的挺羡慕的。有时候,我会问自己,当我30多岁的时候,也能像赵雪回这样有一颗赤子之心吗?”一位研究院的老师说,赵雪回对于私播课的依赖让他明白,随着年龄的增长,人们需要的陪伴会越来越多。

    “虽然今年又没考好,但如果她愿意继续,我会依然支持她。”


    和赵雪回情况相似的学员不止一个。

    2018届CPA个性化课程班里,有位40多岁的学员曾经“搞过事”。那是一位私企人事经理,上了几节课后,就像赵雪回一样开始动摇,“人工智能发展这么快,考CPA还有前途吗?我年纪大了,不想上了。”他几乎是喊着向徐婷诘问。

    徐婷只好安抚说CPA就业待遇如何如何,在她看来,能够报班上课的学员,通常已经对会计行业有了明确的了解,没必要再多解释。但徐婷依然留了个心眼,这位学员经常要到处出差,每次上下飞机时,徐婷总让他给自己报个平安,并嘱咐他应酬时少喝酒。

    “年纪大的学员其实更加脆弱和敏感,他们生活、工作上的压力更大,考注会对他们其实也是一种风险。”徐婷说,研究院经过调研后,对大龄考生的课程不断做出调整,从上课时长、上课程序、讲解方法几个方面着手,为这一年龄段的学员单独规划课程。

    “财经教育也是教书育人,只有冷冰冰的知识灌输是不行的。考过CPA是一致目标,但在实现目标的路上,应该是鲜花满地而不是刀山火海。”徐婷说,“而我们的鲜花就是耐心陪伴和精致教学。”

    今年,赵雪回第二次参加了CPA考试,但对于通过,赵雪回不抱希望。“我依然有很多题目解答不出,很多知识没背下来,临场发挥也很一般。”赵雪回说,今年的报考,对她而言只是又一次的尝试。

    这在赵雪回的家人和个性化研究院教师们的意料之中,但他们都不再坚持让赵雪回放弃。赵雪回考过CPA,重返职场的路或许还很长,但旁观者们都已经明白,赵雪回已经在一年多的备考时光融入了北京,找回了自己。

    “问题从来就没不在于边缘与否,只是她缺少陪伴。”

    会计15年,工资8500?不考CPA,可能工资就这样了。


    附件:8页手写信!

    ▎本文由注册会计师原创,作者Bunny。如需转载或引用需申请授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侵权立删。


    郁刚博士注册会计师

    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EDP特聘讲师

    ※ CPA学习资料免费下载 ※

    一键get考试重点

    • CPA课程讲义/笔记

    • CPA视频课程/课件

    • CPA思维导图/经验

    • CPA历年真题/试卷

    • CPA学霸笔记/经验

    • CPA通关秘籍/干货

    点击加载更多